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 · 故事】老富农的故事(七-2)  

2013-01-13 15:23:23|  分类: 故事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2)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老富农的故事(七-2)


上接《老富农的故事(七-1)》

原来,这一天双庆他们在公社粮站交完粮,饮了骡马准备返回,来公社汇报工作的刘部长找到他们,要搭顺车回村。双庆忙叫兔娃把空粮袋摞成一叠,好让部长大人舒适安坐。谁知刘部长这天头脑发热,一时兴起,坐在车上,却觉得骑马更有味道,便又提出骑马走近道回村。双庆兔娃谁也不敢抗命不从,稍作迟疑,双庆就叫兔娃卸了外手的梢马。卸下了梢马,刘部长看了看嫌是灰马,说灰不溜秋不喜兴,要换里手的枣红马。枣红马是双庆的爱将,有心不舍,便想劝刘部长几句,可一回头,看到刘部长那蛮横凶煞的样子,知道说也是白说,便把已到口边的话咽了回去,叫兔娃又套上灰马,卸下枣红马。双庆对兔娃说:“你赶车回村,我给刘部长牵马。”兔娃一人独挡,有点胆怯,唯诺着说:“双庆,我一个……”双庆知道兔娃的心思,就说:“甭怕,胆放大,这条道咱也跑过几十趟了,牲口认道脚熟,没事的,你操上心就是了。”

于是,兔娃赶车,双庆牵马,十字路口,分道扬镳,兔娃原路返回,双庆走了近道。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2)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这近道虽比大路近六七里,却要下坡上坡翻一道大沟。沟路虽非羊肠小道,但也倚山临崖,因势开凿,陡缓相间,崎岖婉转。这天,刘部长骑在枣红马上,一路走村过寨,抖落着耀武扬威,挥洒着倜傥风光,品味着逍遥惬意,满脸盛不下的洋洋意满,往日那老鼠一样的小眼珠子也活泛了许多。

平路走尽,来到沟边,双庆止步,刘部长下马。常言道:弯弯山路二指宽,上山容易下山难。双庆让刘部长先走几步,他牵着枣红马在后面翼翼慢行,紧要处用身子贴护着,关键时用单手托扶着,嘴里柔柔地呼唤着,手上轻轻地拍打着……就这样,一步一挪下到沟底。双庆擦了擦满脸的汗,抱着枣红马的头长出了一口气,笑嘻嘻地说:“好伙计,咱下来了。”

稍作喘息,双庆又牵马上坡。上到沟二台,有块不大的平缓之地,刘部长提议歇歇脚,双庆便牵马停在路边,枣红马也瞅空儿逮食路边的青草。刘部长和双庆人不投缘,一路自然无话可聊。此时相对闲坐,默默无言,顿觉尴尬难熬。无措中双庆便起身到坡塄上拔来了一大把青草,喂给枣红马。枣红马柔柔的看着双庆,打个响鼻,前蹄刨着,尾巴摇着,头蹭着双庆的胳膊,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间或又将头依偎在双庆的怀里……如同一个在母亲怀抱中吮吸乳汁的婴儿,享受着慈祥温馨醇香甘甜的母爱,双庆微笑着、享受并陶醉着这人与动物的天伦之乐。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2)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刘部长被眼前的这一幕吸引了,也感动了。在他那“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革命生涯中,何曾见过这样的脉脉温情,何曾享受过这样的天伦之乐,何曾陶醉过这样的温馨浪漫?他羡慕眼前这个他认为是下等公民的车把式,他嫉妒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阶级敌人,他憎恨浪漫温馨恩爱温情疏远了自己。他也曾反思过自己的冷血行为,他也曾怀疑过自己的残酷感情,他也曾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然而,事到临头,总有一只无形的手推动着他身不由己,总有一种无名的力量鼓舞着他不辨东西,总有一种无尚的理念激励着他冲锋呐喊。犹豫和彷徨中他走过了三十而立, 迟疑与徘徊中他走过了四十不惑,知天命的五十近了,西山似乎不远,这更让他把一切为善为恶看得轻淡无谓,既已上路,何须回头,一意孤行也好,死心塌地也罢,一生就这样了。今天,好奇和嫉妒促使他也起身去拔青草。

其实,刘部长只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他那里知道双庆和枣红马那超出人与动物的感情。

双庆喜爱枣红马。他喜爱它干活卖力不偷懒,每当重车遇到陡坡时,雨路深陷泥潭时,冰溜子上打滑时,只要双庆跳下车来一声“伙计们,给咱上——”枣红马便会前蹄刨地,后腿蹬直,死命拉车,不达目的不松套。他喜爱它刚烈的性格、温顺的脾性,它看不上眼的人休想近它半步,更别说强使驾驭,而对双庆和兔娃则驯服温顺,言听计从。他更喜爱它通晓人性,拉梢上路,知晓交规,辨识方向,不论白天黑夜,不论大道通衢,只要走过一次,双庆便可坐车打盹,高枕无忧,常常是车停了,家到了,双庆才被枣红马的嘶鸣叫醒了。

枣红马也爱双庆。它爱双庆悉心的喂养和慈爱的照料,它吃的草,双庆要一遍遍的捡过;它喝的水,双庆要用手试试温凉;活重时,双庆必会加料犒劳,干累时,双庆定让歇缓喘息。它爱双庆风风火火的男子汉气,遇事沉稳干练,从不拖泥带水。它更爱双庆卿卿我我的侠义柔情,征途狡黠的调笑、槽头呢喃的诉说、马圈轻柔的抚摸、歇息无言的依偎,都让枣红马深感温馨,倍觉蜜意。

人知马情,马晓人爱,如此这般,冷血的刘部长如何知道。

未完,待续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2)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