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 · 故事】老富农的故事(七-1)  

2013-01-12 14:54:47|  分类: 故事传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1)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老富农的故事(七-1)


          双庆是我的乡邻,双庆的成份是富农。

是富农就有故事。

双庆的故事不太久远,就在上个世纪。

 

双庆是农民,上过几天学,认识几个字,不关心党国大事,未参加过任何党团政治团体,搞不懂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唯一跟政治有瓜葛的是,在奈何桥上跌倒爬起来时,迷糊中投错了胎,一出世就荣幸地世袭了父辈所创获的尊贵的富农爵位,不小心粘上了政治。

双庆中等个儿,膀大腰圆,古铜肤色,一身的腱子肉铁硬有力,庄稼汉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勤劳淳朴,善良厚道,乐于助人。双庆性格开朗,爱说笑逗趣,语音蔫蔫,话声缓缓,不高不急的谈吐里常会蹦出一两个令人捧腹的幽默,如同相声演员的抖包袱,抛笑料。因而他的身边时常围着一帮人,劳作时希冀得到他的帮助,休憩时企盼他说长道短,吹牛谝传,在饥寒清苦的日子里图个哈哈一笑,苦中找寻一点儿乐子。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1)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一九七一年,村里(那时叫生产队)一前一后来了两个东西。

先说第一个东西。

春节刚过,年气未消,村里来了个驻队工作组,姓刘,听说是县上的什么部长,四十来岁,眼窝虽小嗓门却响,高度不足却宽度有余。刘部长进村,队长忙颠着小腿儿在村里找了家条件好的,让他吃饱住下。刘部长驻扎停当后,就把安装在队委会办公室的广播扩大机移了过去。这天晚上三更刚过,不知谁家的红公鸡骚情,鸡骨嘟(方言,鸡头)发热,扬起脖子刚一开腔,伫立在村里大树上的高音喇叭就呼应起“太阳升……”,一曲响过,“呼儿嗨哟”喘吁吁地还没缓过气来,刘部长就开始了关于《脱皮掉肉头拌(方言,摔、撞意)碎,三年建成大寨队》的施政报告。三个高音喇叭如同魏蜀吴呈三足鼎立之势,顾不得你方唱罢我登场,迫不及待的说叫都叫,说唱都唱……一时间,巴掌大的小山村,鸡鸣狗咬,人吼驴叫,山呼崖应,余音滔滔,仿佛油锅里进水,猪圈里来狼……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1)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从此,一村的老少爷儿没有了安生,男女老少齐上阵,战天斗地干革命。“四出勤(老、弱、病、残四类人必须出勤干活学大寨),两摸黑(早上天不亮上工,晚上天黑后下工)”,不惧风雨战酷暑,披星戴月与天斗;白天挖山填沟学大寨,修理地球与地斗;晚上活学活用毛思想,灵魂深处与人斗。再也不能享受那舒坦的回笼觉,再也不能贪恋那软乎乎的热被窝,再也不能回味那美滋滋的黄粱梦,借着月光穿衣,看着星星下炕,门槛槛尻子,墙角角骂娘。

        再说第二个东西。

这年到了农历三月,公社(现在叫乡政府)的电影队到村里演了彩色电影《青松岭》,几个小伙子看罢,软缠硬磨撺掇着队长,终于筹钱买回了第一辆胶轮大车,这在我们那山乡小村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先不说胶轮大车比木轮牛车舒适便捷,光那一组威武英俊的高骡子大马,一灿新的鞍鞯辔头,一簇红缨的长鞭炸响,那阵势足足让人欣赏半天,再加上有《青松岭》做想象的酵头,村里的小伙子们谁不想掌着红缨长鞭,当空甩一个响鞭,驷马奔腾,电掣风驰;谁不想端坐在胶轮大车上耀武扬威,赢得姑娘媳妇们的青睐注目,媚眼艳羡;谁不想帅气倜傥一回,风流潇洒一番?因而人人摩拳擦掌,个个跃跃欲试。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1)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本来,年轻人争强上进是好事,无奈,僧多粥少,狼众肉寡,让队长犯了难,定了张三,李四赵五不同意,选了王麻子,大家说面子寒碜,影响对外形象。倒饬来倒饬去,点到双庆谁都没有意见,队长高兴着正准备开会宣布,没料想半道上杀出了个程咬金,刘部长拦住队长发了话:“老五(队长排行老五)呀,前一段咱刚看了《青松岭》,你咋就要给咱演个《黑松岗》呢?”队长摸不着头脑,忙问:“怎么了?”刘部长说:“这鞭把子是无产阶级的,咋能随便让人掌呢?我看你是大Sa(方言,即头)里面阶级斗争这根弦松了!”队长这下听明白了,就说:“双庆不是四类分子,不是阶级敌人嘛。”刘部长严厉地说:“双庆不是四类分子?可他爸是呀。他爸不是,可他爷是呀!就算他爷也不是,他总还是富农的儿子吧?社会主义的鞭把子咋能握在这些人手里,你糊涂啊!我们宁要社会主义的糊涂蛋,也不能要资本主义的机灵鬼。”队长忧愁地:“这人选折腾了好几天,其他人都有麻达绊砢,只有双庆大家都赞成。你说不行,哪咋办?”刘部长搔着没有几根毛发的肥头转了两圈,这才说:“让老贫农的儿子兔娃上,双庆做助手。”队长一听,正要张口辩解,刘部长手一挥:“好了好了,就这么宣布吧。”会毕,队长叫过双庆和兔娃,对二人叮嘱道:“双庆,啥话都不说了,甭在乎名分,我相信你!”说着,将鞭子递给双庆,“这是咱队上的大家当,你要多尽心。”回过头又对兔娃说:“兔娃,跟着双庆好好学,你虽是正的,但要听双庆指挥,知道么?”看着兔娃点了头,队长才放心地走了。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1)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自此,双庆和兔娃默契配合,尽心尽力,揽起了全队的生产运输,队长满意,乡邻夸赞。

一转眼,到了四月麦黄。龙口夺食,紧张繁忙,打碾过半,公社就催着交售“爱国粮”,限期完成。村上距公社粮站二十多里,全村五六万斤公购粮的运输任务就全指望双庆他们这辆胶轮车了。双庆二人自知责任重大,不敢怠慢,处处小心,驾车运粮,早出晚归,多拉快跑,提前完成任务已是十拿九稳。

正在这节骨眼上,双喜出事了!枣红马死了!

       【未完,待续】
 

 【原创】老富农的故事(七-1)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