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之九】赵 二  

2012-10-09 09:29:01|  分类: 连载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连载之九】赵 二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一伙人说来道去,嚷嚷了半天,也论不出个张道李胡子,一边的赵队长冷眼看着,来了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曹掌柜一看着了急,忙向众人说:“好了,好了。诸位把该说的都说了,下来咱们听听赵队长的。”转脸又对赵队长央求道:“赵队长,这事不能拖了,大家说归大家说,你说咋办吧!”

赵队长扫视了众人一眼,斯条慢理地说:“不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可欠债的人死了,咋还?谁还?”说到这里,赵队长停了一下,“有人说‘爸死了娃还’,贺老汉有个女子,就让这女子还。可贺老汉这叮当响的过活,让女子拿啥还?就把这抖擞几个钱,还了欠账,她爸埋不埋?总不能让老汉臭在‘东风顺’吧?”

赵队长一席话把几个要账的说得哑了声,但却无人表态抹账勾销。曹掌柜见状,就借口出来,到了贺老汉的住处,对依然在啼哭的贺花儿说道:“傻女子,别哭了,到我屋里去,求求那些账主儿,商量怎么安埋你爸吧。”

 贺花儿听了曹掌柜的话,这才站了起来,抹了把眼泪,跟着曹掌柜走了出来,到了院中,曹掌柜回过头对贺花儿说:“你先别忙着进去,等我进去了,你再进来。”说完,曹掌柜先进了屋。

贺花儿看着曹掌柜进屋一会儿了,这才低头哽咽着走了进去,走到屋中,便“扑嗵”一声跪了下来,一个接一个地磕头,一声接一声地叫着大伯大叔,声泪俱下,好不惶可怜。

崔三江早已老泪纵横,起身拉着贺花儿劝道:“花儿,别哭了。”抬头颤声对着在座的,“各位掌柜,发发慈悲善心,给娃条生路吧!”

钱掌柜本来对赵队长刚才的话就有气,正没由头发作,这下崔三江给了他一个引子,他怒冲冲地说:“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官丈二尺五的话谁不会说。你慈悲,你良善,那你就代女子还账吧!”

钱掌柜话刚落音,贾掌柜就接上了茬:“老崔头,你这是拿人家的娃赌咒不心疼嘛,有能耐把贺老汉这碗麻辣汤端起来喝了!”

邢掌柜眯缝着斜眼,怪声怪气地说:“崔茶壶,喝不了黄汤就别再添尿水了嘛。搐那闲筋想做啥呢?”

这一场冷言冷语,气得崔三江跺脚捶胸,赵队长铁青了脸,曹掌柜转起了圈。正在这气氛紧张之时,只见贺花儿扬起头,抹了脸上的眼泪,看了眼在场的人,硬声硬气地说道:“赵队长、崔老伯、曹大叔,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今日我贺花儿一没持枪的本事,二没跃马的能耐,但愿自卖自身,了父债,葬父身!请你们替我操心料理,花儿在这里先谢你们了!”说罢,一口气磕了三个响头。

这一下,在座的都傻了眼,一下都楞在了那里,没人言声了。过了片刻,崔三江开了口:“赵队长,曹掌柜,山穷水尽没路了,我看,只有走花儿说的这条道儿了。”说到这儿,他泪眼婆娑,“也行,还了账,埋了老汉,安顿了花儿,行……行啊……。”说完,抬起两手,象把一件沉重的物件托付给了赵队长和曹掌柜。

屋里的空气象凝滞了似的,哑静得连人出气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一会儿,赵队长与曹掌柜商量了几句,对几位要账的说:“各位听到了吧,卖人还账,这下该行了吧!哼——贺花儿的钱一到手,立马还给你们,我担保。——回去吧,回去!”看着钱掌柜几个人走出了门,赵队长又对曹掌柜和崔三江吩附,“你俩把李掌柜和袁掌柜叫上,先买棺材老衣,盛殓埋人。一应费用,暂记在我的账上,有啥难场就来找我。”说完,又叮咛了曹掌柜几句,便招呼他那一班人回了保安队。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