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小说连载之八】赵 二  

2012-10-08 10:29:05|  分类: 连载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连载之八】赵 二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钱掌柜满指望李掌柜能接着他的话头,开枪放炮,唱出“贺老汉欠账非还不可!”没承想李掌柜这炮筒子今天却来了个“噗嗖嗖”,气得他瞪眼盯了李掌柜一阵,把头转向了一边,恨气地说:“啥都了了?!命好了,还有不好了的呢!

李掌柜听出钱掌柜话里有话,便转脸朝对面的钱掌柜笑了笑,他不想得罪这位药铺掌柜,一家人平日里的头痛脑热是离不开他的,便应声附合着说:“是啊,是啊……有能了的,也有不能了的。”说完,又看着钱掌柜,好像在说,这下该行了吧。然后站起身来推说饭馆还有事,择身走了出去。

钱掌柜满指望李掌柜能把自己在路上教的核桃枣儿一古脑儿数完,没想到他吐了一半儿,吞了一半儿。看来没了指望,自己的伤心还得自己哭,只好从后台走到前台,清了清嗓子说道:“贺老汉在我铺子看病抓药,帐欠了一河滩,这总不能一口说没,也了吧?”

 “是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从古到今,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刚才还在低头香滋滋喝茶的洋布店贾掌柜,这时也停了品茶,接上了钱掌柜的话茬慢腾腾开了腔。贾掌柜说到这里,打住,转脸看了看左右,又说,“人死,帐死不了。他爸死了,娃还在,父债子还嘛。”贾掌柜官名贾学仁,年近五十,微胖,秃顶,个儿中等,些许驼背,常低头走路,两眼盯着脚下。俗话说,“仰脸婆娘低头汉”,贾掌柜应了这句话,为人处事,颇有心机,精于算计,吃小亏占大便宜。按说贺老汉穷困窘迫,与他的洋布店没有瓜葛。可是不然,贺老汉与他虽无账债,却有一笔私下承诺。原来,贾掌柜打算在今年秋毕把母亲的七十大寿办得风光体面,可又心疼银子,便想到了贺老汉的说唱表演。于是,去年腊月年集上,贾掌柜把店里的廉价花洋布给贺花儿扯了一件,叫来贺老汉给了,说了请他们父女到时助兴三天。贺老汉明知这是贾掌柜想占便宜的算计,但碍于面子也不好执拗,只好答应了他。今日贺老汉一死,承诺泡了汤,贾学仁立马把自己变成了债主,满腹冤曲的诉说道,“唉,我也让他欠了一摊子。”

邢掌柜听了孙掌柜的“父债子还”,一迭声地跟了上来:“就是,就是,大小的账,不还咋行?多少的账,不了咋成?白花花的银子咋能淹到盐瓮里?”邢掌柜大号邢怀中,经营着街上的典当铺。邢掌柜其貌不扬,一只十分斜视的左眼,让人们形象了他的为人——“眼斜心不正”,按他名字的谐音,人称“邢坏种”。他做着乘人之危的营生,少不了用将优贬差、将好说坏的手段蒙人坑人,自然不会得到人们赞扬。他是今天到场的人中惟一无债的人。他来“东风顺”,既不是看热闹,也不是帮人忙,而是寻摸生意——贺老汉穷人还账,短不了借贷典当嘛,因此也不失时机地赶来推波助澜。

茶坊崔三江已风烛残年,在街上开了个间半门脸儿的茶馆,三张旧桌子,九条烂板凳,一匣风箱,两把铁壶,平日里烧烧煮煮,挣个一文半子糊口。贺老汉活着时,是他的常客,喝杯酽茶,叙个家常。因而也算得上贺老汉的知交。今早听说贺老汉去了,就忙赶了过来,帮贺花儿料理。刚才的一幕,他全看在眼里,一阵阵替贺老汉与贺花儿叫苦,怎么想都觉得不好说。他知道自个儿人微言轻,几次张开口又把话咽了回去。刚才贾掌柜的话,他觉得寡情可憎,正要开口反驳,钱掌柜咳嗽了一声。

钱掌柜看着对面的袁掌柜说:“袁掌柜,大家想听听你的意思。”

袁掌柜雅号袁德宝,三十出头,中等个儿,文弱寡言,少有主见,寒窗十年,名落孙山,便开了个“文房香蜡杂货铺”混时度日。今早闻听贺老汉死了,他便过来。这倒不是他放不下借给贺老汉的几个小钱,而是觉得街坊死了该送一送。谁知遇上了上面这等事,走也不是,坐也不是,正在两难,钱掌柜让他开口。他看着身边的赵队长,憋了半天说道:“债者,还之;难者,帮之。乃世之至理,人之常情也。”说完,借口解手,一去不返。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