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转载】翻脸不认自己  

2012-10-18 19:04:01|  分类: 转载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刘洪波《翻脸不认自己》

  实话实说,还是基层官员做得好。贵州茅台镇建白酒一条街,要求街上百家商铺2天内搬迁,并以城管、公安、工商等组成的执法队执行,强扣货物、打砸店铺。央视焦点访谈上,副镇长侃侃而谈:补偿安置方案,肯定是不可能,政府哪有资金来买这个单?


  一些地方的强拆强迁,弄出自焚自伤,茅台镇暂时还没有,但茅台镇是比很多地方更加雷厉风行的。报道说是4月26日走访,5月1日发出搬迁通知,要求5月3日搬完。这不是一个通知,这是一个最后通牒,“敦促各户滚蛋书”。
  这是真正的滚蛋。政府没有资金,所以不存在补偿安置问题;政府没有时间和精力,所以不存在思想不通和谈条件的问题。政府有执法队,所以滚蛋就有及时不及时的问题。问题之有与无,是要看政府手里有什么和没有什么的。
  但我觉得,政府拥有的这种“执法队”,其实要正名为“执政队”才好。那些商户,个个有合法的经营执照,政府保证其正常经营,这才是执法。现在经营执照仍在,执法队要来砸店子,这是犯法。这是执行“建白酒一条街”的政策,所以,政府的所谓“执法队”,要正名为“执政队”。
  政府发经营执照,政府又去砸店子,这不叫翻脸不认人,这是翻脸不认自己。它连自己都是翻脸就不认的,他做了初一,又做十五,你只有认其做来做去。


  副镇长还有妙语:“他们有自主权,但是也要符合我们地方的规划,我们规划出来以后,我建议你搬到哪里去,这个并不存在”。你先在一个地方住着,政府给发执照经营,突然政府又新做了规划,所以它就不认那些执照了。你必须执行,不只是补偿没有,连不花钱的搬迁去向也“并不存在”。只有“执法队”的棍棒是存在的。这就是执政的硬道理:一切都是虚无,只有棍棒永存。
  这样那样都“并不存在”的话,还是跟电视台说的,没看到摄像机时的话,就更加直白了:“打乱老子的规划,……影响了我执法,所有我们的行政成本肯定都算在你的头上,你还跟我讲。我跟你讲,再次跟你打招呼,再来影响,涉及犯法的马上带走”。
  如此的质朴,如此的生动,拼接到恶霸地痞的头上,我看没有什么不适当。政府出动“执法队”去砸铺,你躲慢了,“执法队”就得动手,是要收动手费的。恶霸地痞经常也是这样,打人还嫌疼了手,倒找你要“出拳成本”。


  这样那样的“一条街”、“一片街”、“特色城”,传统上就有。不少地方有“铜匠街”、“篾器街”的老地名,杨柳青年画、东阳木雕、沙县小吃等等也是历史悠久,这未必是古代的官老爷“规划”和“打造”的,而是自然而然所形成。现在,这个发展的年代,这这那那的规划和打造,基本就是官老爷和“执法队”的行动。这就是说,论给予民间社会的生机而言,有些方面现在甚至不如王朝时代。
  不过,就像王朝官员也能讲“爱民如子”一般,现在的官员,哪怕像茅台的副镇长这样粗鄙无文,也知道挂个“服务”的标签。官越大,说的话越中听,但副镇长这样的就没有那么文质彬彬了:我改了规划,就不认昨天的决定;我没有钱,就要抢你的店铺;我没有时间,就不跟你啰嗦;我有“执法队”,你就快点滚。
  “执政理念”,古话讲“为民作主”,现在讲“以人为本”,骨子里都可能是“权大道理粗”。上等的,把社会和无数人作为宏大抱负的试验品;中等的,无所谓抱负,讲讲抱负的大话;下等的,就是“老子说了要算数”。手段上,则是传统所谓的外儒内法,其实也是上儒下法。大衙门口舌修行好,一套一套,灿若莲花;下等官没太多文饰,就把底细一把把地抛出来。茅台镇的造街故事,就是“执政理念”的通俗注解。

                                 2011-5-16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