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 · 寓言今译之二十九】蚊对  

2012-12-10 13:32:46|  分类: 寓言今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 寓言今译之二十九】蚊对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天台生困暑,夜卧帷中,童子持翣飏于前,适甚,就睡。久之,童子亦睡,投于床上,其音如雷。生惊寤,以为风雨且至也,抱膝而坐。俄而耳旁有飞鸣声,如歌如诉,如怨如慕。拂肱刺肉,扑骨面,毛发尽竖,肌肉欲颤,两手交拍,掌湿如汗,引而嗅之,赤血腥然也。大愕,不知所为,蹴童子呼曰:“吾为物所苦,亟起索烛照。”
烛至,帷尽张,蚊数千,皆集帷旁,见烛乱散,如如蝇,利嘴饫腹,光赤圆红。生骂童子曰:“此非吾血者耶?皆尔不谨,骞帷而放之入。且彼异类也,防之苟至,乌能为人害?”童子拨蒿束之,置火于端,其烟勃郁,左麾右旋,绕床数匝,逐蚊出门,复于生曰:“可以寝矣,蚊已去矣。”生乃拂席,将寝,呼天而叹曰:“天胡产此微物而毒人乎?”
童子闻之,哑而笑曰:“子何持已太厚而尤天之太固也?夫覆载之间,二气絪缊,赋形受质,人物是分。大之为犀象,怪之为蛟龙,暴之为虎豹,驯之为麋鹿与庸狨。羽毛而为禽为兽,裸身而为人为虫,莫不皆有所养。虽巨细修短不同,然寓形于其中则一也。自我观之,则人贵而物贱;自天地而观之,果熟贵而熟贱耶?今人乃自贵其贵,号为长雄,水陆之物,有生之类,莫不高罗而卑网,山贡而海供。蛙黾莫逃其命,鸿雁莫匿其。其食乎物者,可谓泰矣!而物独不可食于人耶?兹夕,蚊一举喙,即号天而诉之。使为人所食者皆呼号而告于天,则天之罚人又当如何耶?
【原创 · 寓言今译之二十九】蚊对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且物之食于人,人之食于物,异类也,犹可言之。而蚊且犹畏谨,恐惧白昼,不敢露其形,瞰人之不见,乘人之困急,而后有求焉。今有同类者,啜粟而饮汤,同也;畜妻而育子,同也;衣冠仪貌,无不同者。白昼俨然,乘其同类之间而陵之。吮其膏而其脑,使其饿踣于草野,流离于道路,呼天之声相接也,而且无恤之者。今子一为蚊所而寝辄不安,闻同类相而若无闻,岂君子先人后身之道耶?

天台生于是投枕于地,叩心太息,披衣出户,坐以终夕。

                                                        ——方孝孺《逊志斋集》


 译文

天台生我(即天台的书生,是作者自称。)苦于盛暑,晚上睡在细葛布的蚊帐中,童仆拿着大扇子在蚊帐前扇动,非常舒适,就入睡了。时间久了,童仆也睡着了,把大扇子扔在床上,鼾声象雷鸣一样。我被惊醒,以为暴风雨将要来了,抱腿坐了起来。一会儿耳旁听到有飘忽的鸣叫声,象唱歌又象说话,象怨妇哀怜的絮叨,又象情人依恋的倾诉。拂扫手臂刺伤皮肉,飞绕头上叮咬脸面,痛痒令人毛发竖立,皮紧肉颤,两手拍打,手掌湿漉漉的如同出汗一样,放到鼻下嗅闻,是红色的血腥味。我大惊,不知该怎么办,就踢着叫童仆说:“我被这个东西害苦了,赶快起来拿来灯烛看看。”

【原创 · 寓言今译之二十九】蚊对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灯烛拿来了,把蚊帐全部打开,有几千蚊子,都聚集在蚊帐的旁边,看见灯烛就胡乱飞散,象飞蚁又象苍蝇,尖利的嘴吃饱了肚子,又光鲜明亮又滚圆血红。我便骂童仆说:“这不是叮咬吮吸我血的东西吗?都是你不小心,撩起蚊帐放它们进来的。再说它们是异类,如果对它们防备周到,怎么能够成为人的祸害?”童仆拿来蒿草捆绑成一束,用火点着,蒿草的烟气浓烈,左右挥舞,围绕着床转了几圈,把蚊子驱赶出了门,才对我说:“可以睡觉了,蚊子已经离开了。”我便扫了扫席子,又要睡觉,便仰天叹息说:“老天为什么生出这些小东西来害人呢?”

【原创 · 寓言今译之二十九】蚊对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童仆听了,默然笑着说:“先生为什么对待自己宽厚而坚定地埋怨老天呢?那天地之间,阴阳二气蒸腾弥漫,赋予形体,授予本质,人和万物才有了分类。庞大的是犀牛大象,诡怪的是海蛟天龙,凶暴的是老虎猎豹,驯服的是麋鹿猿猴。长羽翎长毛发的便成了禽类和兽类,裸体的便成了人类和虫子,没有谁不具有生存的权利,即使形体庞大细小修长短促各不相同,但寄托在形体之内的生命则是相同的。从我们的角度看,是人类贵重而万物低贱;从天地的角度看,果然有谁贵重谁低贱吗?现在人类是自己看重自己贵重,号称是万物中最雄猛强大的,对水里地上的万物,对有生命的物类,没有不用罗网去捕捉,山在向人类朝贡,海在向人类供奉。青蛙鱼蟹没有谁能逃脱自己的性命,飞鸿燕雀没有谁能隐藏自己的踪迹。人类吃的生物,可以说太多了!唯独万物不可以吃人吗?这个晚上,蚊子稍一动嘴,人就呼号苍天而控诉。假如被人所吃的万物都向苍天呼号控诉,那么,苍天处罚人又该怎么办呢?”

“就算万物被人吃,人被万物吃,是因为不同类,尚且可以说。而蚊子吃人血时又害怕又小心,恐惧白天,不敢暴露自己的形迹,窥视人不能看见之时,趁人困难危急之际,然后实现需求。现在有与人同类的,吃粮食喝羹汤,是相同的;养育妻子儿女,是相同的;穿衣戴帽行为举止,没有不相同的。白天道貌岸然,趁着自己同类的隔阂而欺侮侵犯他们。掠夺他们的财产,吞食他们的血肉,使他们在荒野里饥饿倒毙,在道路上颠沛流离,叫苦连天不绝于耳,可是还没有怜悯他们的。今晚先生刚被蚊子所叮咬就睡卧不安,听说同类被掠夺吞食却象没有听见,难道这就是君子先想到别人后考虑自己的道义吗?”

我于是把枕头扔到地下,反省深思问心长叹,披衣走出房门,默坐了一个整夜。 

  
【原创 · 寓言今译之二十九】蚊对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