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引用】2011年01月31日  

2011-03-26 10:55:09|  分类: 转载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yshuaishan《2011年01月31日》
 

犬儒与犬奴

槐山

偶读一篇有关犬儒的文章,掩卷之余,不由联想到与鄙人共存一方黄土的一些个同胞,其所作所为,也看似颇有几分犬儒的影相,但窥其实,不过故做率性,装腔作势罢了。而更有等而下之的颟顸者,其德性不仅与“儒”毫无牵连,甚至连起码的人味都无从嗅起。回首近半个世纪所频频遭遇的此类男女老少,除了使人憎恶和鄙视,便是深深的遗憾。我想,倘为此类冠一名讳,“犬奴” 则似乎再贴切不过。如果说,犬儒之“犬”与其代表的物类并无多少关联的话,那么,犬奴之“犬” 就应该很有一些本意的成分了。

犬儒,“原指古希腊抱有玩世不恭思想的一派哲学家,后泛指玩世不恭的人。”由是可推犬儒一族的基本特征。事实表明,西方犬儒也的确多狂放不羁,行为乖谲,几成朋克。要么社会或家庭责任意识淡薄,乃至缺如;要么生活行为反常,劣迹斑斑而常遭人唾弃。但平心而论,除了自身某些不可宽恕的陋习或根性,犬儒也不乏可爱之处。像其无所顾忌地我行我素,卓尔不群地个性张扬,以及藐视世俗,不为物累等等,也在一定意义上体现了当今文明社会所特别提倡的自由独立精神。而这正是国人所普遍缺乏的高等脊椎动物所应有的钙素。因此,相较之下,我域不愧犬儒称号者不仅为数寥寥,其总体“品位”也远不可与西方同类相提并论。而比比皆是者乃不折不扣之犬奴也!

犬奴,其实还是奴才,不过,这种以“犬”作定语的奴才比一般奴才要更地道、更出色、更本土与更犬性。而其势利、两面、阴戾与置天道良心于不顾,也更为一般之奴所相形见绌。而广大犬奴除了有奶是娘的共性,在事主方面则尤善察言观色,俯首帖耳,积极主动,最可将主子的意图深刻领会,并“融化在血液里,落实到行动中”,贯彻并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程度。其专对主子的温顺一面,比时下一种名贵的“拉布拉多”犬还要可人。如此之奴,主子岂有不钟不赏之理?

低级犬奴,偏于犬性,对上恭卑,对下跋扈。其之所以甘愿自觉或不自觉地集体充当强权恶奴的目的,除了获取相同的好处,更多的也是为了在从众中得到心理方面的优越与满足。正如张抗抗先生在《无法抚慰的岁月》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我们缺少个性而崇仰集体精神……是长期高度集权国家遗留的文化心理。”因此,犬奴既是可恶的,同是也是可怜的与可悲的。

而我土高级犬儒们的做派,较之其同类草根来,非但不多文雅与含蓄,在“低下”方面反倒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那些个靠剪径或弄术起家,靠盘剥纳税人血汗养尊处优的所谓“革命家”、“教授”、“学者”、“大家”、“大师”之类的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人格自阉者。其丑恶的痞子嘴脸已为广大国民所熟知并唾弃,其例不举也罢。

大量犬奴的出现,不仅与特定的社会意识形态有关,更与政治体制和不折不扣的奴化教育有关。只许惟上是从的体制,培养出的只能是既毋庸思考也不许有任何犯上行为的傀儡;只许照本读经和按图索骥的教育模式,造就的定然是但会按程序执行命令的会说话的生物机器人。而专制、特权和公平缺位的社会运行机制才是犬奴普遍存在并层出不穷的根本原因。

被迫为奴,无可厚非;而为奴以恶,抽刀向更弱者,则为天理难容!回想当年,在历次阴谋加阳谋的旨在制造有色恐怖以制人的“运动”中,不知有多少无辜同胞命丧于犬奴的棍棒之下;一桩桩大小血腥冤案的酿成,哪个里面没有唯恐天下不乱,唯恐整人不死的大小犬奴的积极参与推波助澜;多少国计民生的惨遭亵渎,那桩不是经由善于无限发挥“上命”的各级犬奴之手?时过境迁,几乎所有充当过打手的犬奴都说自己是受害者和受蒙蔽者。殊不知,愈是如此昧了良心地口出魅言,愈是暴露出其集体返祖的丑恶与可鄙。

近年来,随着一些怀旧影片的上映,什么“激情岁月”,什么“无怨无悔”,什么“红歌”等等曾一度并正在充盈于耳。鄙人不禁想请问有关老少,你们家族一定是没有过被无辜扫地出门,或被饿死整死抑或无辜虐杀者,也更不会有临刑前被残忍地割断喉管者。而一边享受着社会进步的大餐一边对曾经的“辉煌”“满怀深情”者,其家庭背景想必亦然。人哪,良心难道都进了某种家畜的皮囊不成?!

也许有人会说,过去的“错误”都是极端政策和领袖的原因造成。但千万不要忘记:上命,自是无敢违抗,而手下留情,则并无明文律约。那个原东德曾奉命枪杀过正在实施越境者的士兵,后来之所以被判刑且不许假释,法官依据的就是以上不成条文的原则:你有奉命杀人的职责,可你同样也有“瞄不准”的权利。而面对“罪”不当死的同类的鲜活生命,竟毫无恻隐之心而断然下手,这就已经突破了人之为人的起码底线而理应受到正义的制裁,道德的宣判。而在我们这里,被动或主动整人者,以及集体滥杀无辜者自是不用担心谁会因此而承担任何法律和道义责任,哪怕是一句不疼不痒的道歉也无须付出。试想,如此政治社会生态环境不层出犬奴恶棍才为反常!不妨稍稍回顾一下,时下那铺天盖地带有明确褒义的“皇”、“帝”、“御”、“王”、“宫”、“贡”等等的书名,影视名,商品名以及店堂名等等,就足见华种犬奴得以繁衍畅遂的适宜温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