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口 误  

2008-03-19 09:48:5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  误

 

生活中不乏口误的例子,大都无伤大雅,惹人发笑。有的作为愁闷难堪的解药,化除忧郁尴尬;有的作为饭后茶余的笑料,引人开怀捧腹。说了笑了,笑了乐了,云散天晴,过后不提。

可有两个口误,让我终生难忘。

 

一九六六年,文化革命开始,四海翻腾云水怒,九州震荡风雷激。在“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蛊惑下,全民“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斗黑帮,清爬虫,批“三家村”,揭“四家店”,揪反动权威,抓牛鬼蛇神,直到挖出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其阵势之烈,火力之猛,史无前例,男女老少若疯了一般。当时,我们小学的一位六年级同学贴出一张大字报,揭发说给他们代语文课的梁老师在讲《大渡河》一课时,把课文“算是给(毛)主席搭好了铺”,讲成“算是给地主搭好了铺”,而且,还讲了三遍。这是恶毒攻击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

梁老师到底讲没讲?老师一节课讲那么多话,谁也说不清。就算这位同学说的是事实,也不过是个口误而已。

就是这个口误,改变了梁老师的后半生。

时隔不久,“县暑期教师集训会”开始了。集训会上,小同学的大字报引发了对梁老师审问清查。现已揭发的让梁老师无可推卸,再一查他的个人和社会背景,问题立马显得严重复杂。梁老师出身地主家庭,父亲是国民党政府的参议员,他本人上学时又参加过国民党的三青团。再深挖查抄他的日记,又发现有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不满言论。一加二是三,共产党的仇敌辱骂共产党伟大的领袖,案情简单明了,阶级敌人贼心不死,伺机反扑。尽管梁老师中师毕业,聪明好学,业务能力强,工作积极肯干,多次被评为先进教师。可天下者,是我们的天下,岂容蚍蜉撼树,螳螂挡车。于是,梁老师被定为“历史现行双料反革命”,取消教师资格,由革命师生监督劳动改造。从此,教室少了一位才华横溢的教师,校园多了一个埋头苦干的校工;讲台缺了一位两袖粉灰的老师,厕所多了一个周身肮脏的清洁夫……

有一天,梁老师不见了。听说是因为他不服定罪,多次写信上诉,惹恼了上面,被专了政,坐了牢。

一九八二年,梁老师被平反昭雪,我和几个同学去看他。已过天命的他已霜染青丝,谈起大好年华竟于劳改种地中白白流逝,只有唏嘘长叹,苦笑无言。

口误啊,口误,沉重如山!

 

一九七五年,我编的眉户剧《头雁》赴省参加文艺汇演。演出中,女演员将剧中主人公的两句唱词“我俩结婚整七年,有了个孩子一岁半”,口误成“我俩结婚整两年,生了个孩子一岁半”。本来,演员口误平常不过,不必大惊小怪。更何况文艺队非专业剧团,上台的均是业余演员,哪个见过京城的台面,紧张也就在所难免。这位女演员性情机灵,紧张中想了当然,便出了这个口误。

就是这个口误,险些闹出了人命。

中国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国度,国人在想象力方面尤为独到特长。在那个崇尚阶级斗争的时代,谆谆告诫人们“睡觉也要睁只眼,时刻绷紧斗争弦”,要求遇事多分析推测,上纲上线,注意阶级斗争新动向,挖出暗藏的阶级敌人。出了这个口误后,便有了如下的分析推测——

      剧中主人公是个农村的共产党员,是革命人民敬仰的英

      雄人物,是世界人民学习的楷模和榜样。在“三突出”革命

      文艺创作原则下,这是一个毫无瑕疵、十全十美、罩满光环

      的人物。而这样的一个人物怎么能这样地生活不检点,这样

      地作风随便——结婚两年,孩子就一岁半?

      这不是肆意讽刺共产党员,这不是恶毒攻击伟大的共

      产党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面在汇演总结会上的这段微词,让下面慌了神。如此大的政治事件,如何了得!于是,立刻对女演员三查:一查家庭出身、祖宗八代、社会关系中有无与共产党为敌的,二查现行政治表现有无对共产党不满的,三查平时生活作风又无腐朽不健康的。三查同时又是三批,组织大会批斗上纲,小会批判深挖,会后批评谈心。令其深刻检查,剖析思想,寻根究源,灵魂深处闹革命。频频讯问:这两年的婚史生一岁半的娃,怎么生?你生个看看!

女演员是个十九岁的知青姑娘,尽管是城里人不象农村姑娘脸皮薄,但在那个人性禁锢的年代,话问到这个份上,脸皮再厚的姑娘恐怕也蒙羞失颜,无地自容。

恰在这时,谁知又出了件雪上加霜的事。这个女演员上厕所时忘带手纸,情急之中就将手中已看过的信应了急。当她完事离开厕所后,文艺队一位老演员进了厕所,在女演员蹲过的地方(当地厕所是旱厕,无茅坑,用土掩盖粪便)发现了敌情——女演员用来干净的信——竟然是恋人写给她的情书!而这个恋人竟然还是文艺队的乐手!两张沾着粪便的证据摆在了文艺队政委的桌上,事大了!

红彤彤的世界,响当当的革命,硬铮铮的思想,这是那个时代无产阶级革命的目标和时尚。革命者要胸怀祖国,放眼全球,时刻铭记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受苦受难的人民大众需要我们去解放,岂能丧失斗志,儿女情长!文艺队是宣传无产阶级革命思想的前沿阵地,明文规定不准男女演员在情感上你来我往,严禁谈情说爱。而这对男女演员竟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越过雷池,谈情写爱!如何了得,如何能了!于是乎,对女演员的批判立马升级到对她生活作风个人隐私的清查。

我是编剧,享受特殊待遇,住一间单身宿舍兼办公室。一天晚上,女演员悄悄地来到我房中,神情沮丧,未言先哭,怨我为何写下这两句倒霉的唱词?口误发生后,我曾试图替她遮掩,无奈白纸黑字,还没等我想出办法,就有人找我谈话,让我交代与女演员的关系。那年我也就二十来岁,少男少女能有什么关系?好在女演员的恋人是我的同学,这才没把我牵扯进去。女演员说了怨了,临走时泪如雨下,抽泣着掏出一封信,让我转交她的恋人我的同学。我点头答应了。

那时,他俩的行动已被监视,因而我答应容易实施难,无奈我决定先口头转告信的大意,然后瞅机会再转交信。可当我看完信后,慌了手脚——女演员在信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受不了了!我清白无暇,却遭人无休止地侮辱折磨。我去找块安静的地方,让伤痕累累的灵魂永远安宁——我会永远记着你的……”这分明是遗言,分明是与恋人诀别!我既不敢声张,又不敢怠慢,思虑再三,去找了善良稳重的女演员队队长孙大姐,求她费心费神,保护好这位精神崩溃、萌发轻生的姑娘……

去年,我在咸阳街头偶遇孙大姐,三十年未见,而今都过天命。世事苍苍,人事茫茫,提及往事,孙大姐笑着说:“你真该好好谢谢大姐,不是我看得紧,还真会出事哩。那天晚上在房梁上把绳子都栓好了……当时,我还真替你着急——一个早生半年的娃险些成了催命鬼。”

口误啊,口误,性命攸关!

 

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我看到“口误”,就会想起那扑风捉影触目惊心的过去,就会复现在钢丝上走步在刀刃上舔血的恐惧。有时,看到电视上演员们口误后嬉笑开怀的样子,我便会噙泪感叹:社会变了,时代进步了,自由文明来到了我们中间。

 

                                    200831946分结稿于咸阳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