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关牛山纪事  

2008-03-12 15:40:11|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牛山纪事

 

故乡东北方两华里处,有一座山,叫关牛山。

说是山,其实是一个小不点儿的丘陵,方圆大约两华里,既没有巍峨的高耸,也没有魁梧的庞然,更没有逶迤峻峭起伏有致的风度。如果说东西走向的明月山象亿万辆东风大卡车倾倒下的一溜土石,那么,关牛山充其量也就是在这溜土石最东边不经意而遗下的一小撮儿黄土了。

如果关牛山仅此而已,那就实在没有必要浪费笔墨了。可是,那貌似普通的东西往往却有极有趣的故事。关牛山便是这样。

小时候,站在外婆家的大门口,极目望远,便会望到关牛山,便会看到山东面的塬觜上,有一个高高大大的土堆,孤零零地蹲在那里。问过外婆,才知道那是人老几辈子前的陆家墓。外婆说了,这墓动不得哟,动了村里就要死大牲口,有一年盗墓贼挖了它,村里的骡马都死完了。说得我们怪害怕的。

稍后,我读了《史记》,才知道那里安葬的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西汉初年的政论家、辞赋家陆贾。此公跟随汉高祖平定天下,常出使诸侯做说客,且功绩卓著,官至太中大夫。他曾向高祖提出:“居马上得之 宁可以马上治之乎?”力主“行仁义,法先圣”,辅以黄老的“无为而治”,他说:“夫道莫大于无为”,“故无为也,乃无不为也”。晚年退休回到好畤,用其俸碌帮四个儿子置田安家,每日乘牛车游走于乡间,吟诗作赋,饭时夜临走到那个儿子家门,便进去吃饭歇息,悠哉乐哉。作古后就安卧在这可俯瞰好畤的关牛山。

读完《史记》的陆贾列传,一种崇敬油然而生。怀着这种感情,我登上关牛山,去拜谒这位先贤,去观赏这位先贤看好的地方。

关牛山像一只踩地的鸡爪,北、西、南三面是三条毗连的小梁塬,各有一个村子;东面伸出个短小的塬觜,陆贾墓就在这个塬觜上。

一丈多高的陆贾墓冢蹲卧在荆棘野草之中,三丈见方的墓地被雨水模糊了界限,没有松柏,没有墓碑,更没有祭台和纸钱。惟有塬坡上的刺槐在风中摇曳,三两只缄默的鸟雀在草木间飞动,自然荒芜之中飘散着山野的宁静。我想,枯寂了韬略运筹的陆老先贤,厌倦了官场争斗的太中大夫,疲惫了唇枪舌战的使臣说客,这位智叟老来寻觅的不就是这种回归自然的淡泊与恬静。

陪伴陆贾的是山顶的一家农户。靠山崖挖凿了三孔窑洞,世代厮守着这块贫瘠,耕田护林,怡逸度日。

六十年代,文革开始,故乡那伙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红卫兵,学了“建立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伟大理论,终于发现了关牛山极其伟大的历史作用。迁走了那家农户,把荒草遍野、寂静无息的关牛山变成了红旗飘飘、战歌声声的革命大本营。

从此,关牛山不再宁静。红卫兵抓来山下三个村的老地主,严刑拷打,逼讨金银财宝,清缴浮财。绳捆鞭抽,梁吊水泼,土飞机,老虎凳,辣椒水,倒栽葱,《红岩》中美合作所有的全有,没有的创造着也有。黑里白日,喝问叱骂,喊爹叫娘,鬼哭狼嚎,有了热闹。

一伙地主老财讨饶未息,三个村的走资派又粉墨登场。生产队的大队长、小队长、治保主任、妇女主任、会计员、出纳员、保管员、记工员……一应挂长有衔的,头戴牛笼嘴糊的高帽子,脖挂牛车厢挡板做的姓名牌,手敲一把烂脸盆铜勺,口称一句“我是牛鬼蛇神”。批判会上,上台站一溜儿,下台走一行。批斗者言辞厉色,混骂一通;呐喊者口号振臂,声嘶力竭;与会者嘻笑责骂,洋说大谝;挨批者挤眉弄眼,洋相百出。多了热闹。

不久,“大寨风”把三个村的人刮上了关牛山。男女背着干粮,老少扛着镢锨,烧荒破土,修整梯田。山顶上彩旗猎猎,喇叭声声,人头攒动,鼎沸嘈杂,一派“与地奋斗,其乐无穷”的架势,把沉睡千年的荒山野岭,挖了个地覆天翻,换了容颜。添了热闹。

随后,“红卫兵司令部”换成了“革命委员会”,高压电线带着变压器上了山,磨面机携着榨油机上了山,三个村的医疗站相约着上了山,农技站也不惧水土上了山,抽水站不甘落后上了山……关牛山时来运转,鸟枪换炮,冷清不再,今非昔比,煞是热闹。

沸腾而火热的日子过去了,“革命委员会”变成了“村民委员会”。人们开始弹嫌山上土质太差不宜耕种,人们开始抱怨拉着几百斤重的粮食上山磨面太累太难,人们开始埋怨上山求医费时不便,人们开始……当从关牛山上下来的电走进各村各户时,竟也是那样的疲惫不堪,柔弱无力,不转的机器和昏黄的电灯告诉人们电压太低。于是,山上的电线和变压器被拆了,磨面机和榨油机被拆了,医疗站被搬了,农技站被搬了,花了几十万建起的抽水站也因扬程过高,力不从心被拆了,来来往往上山的人走了,关牛山喧嚣的热闹也被拆走了。

后来,山顶上冷清下来的三孔窑里,来了一对承包山林的夫妻,耕种几亩薄田,栽植一坡刺槐,喂几只家鸡,养一条猛犬,电视相伴,音乐为乐,日出并肩而作,日入携手而归,怡逸度日。

久违的宁静又回到了关牛山,轻轻的风儿又摇曳着满山遍野的刺槐,缄默的鸟雀又飞动在陆贾墓的荆棘荒草间。

 

关牛山就是一座能生长刺槐、制造宁静的地方,何以让它承载如此繁重的历史使命呢?

 

                    200831日于咸阳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