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 · 散文】接 送  

2008-02-25 16:28:13|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 散文】接  送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接   送

 

六十年代,中*共在全国开展“上山下乡”运动,宣传“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号召城市居民“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动员他们投身到农村社会主义建设中去,要求各级党政干部积极行动起来,身先士卒做出表率,踊跃迁送家属到农村去。时在西安市政府做官的父亲立马响应,义无反顾地办了手续,除了让两个正在上学的姐姐留在城里外,把母亲和我、两个妹妹送回了农村老家。就这样,一个团团圆圆的七口之家,分成了两半,城三乡四,天各一方。

母亲回到了农村,家也就自然安到了农村,原来平淡的生活也就增添了亲情的牵挂,异地的思念。每年父亲都要回家探亲,两个姐姐都要回家过寒、暑假,这就有了团聚,有了离别,有了旅程,也就有了接送,有了接来送往。

我家住在渭北高原沟壑区的一条狭长山塬上,北面倚山,三面临沟。六十年代,农村的交通极不发达,从西安回家,只能乘长途汽车走312国道到Q县城,然后得步行到家。途中要翻三道大沟,走四十五里的崎岖山路。七十年代,农村的交通有了发展,从西安回家,可坐火车从陇海线西行到降帐,转乘汽车到FF县的TD镇上,然后翻一道大沟,步行三十里到家。八十年代,这趟班车向北延伸到了我们镇,步行到家的路程只剩下了十五里地和一道大沟。

六七十年代,农村的通讯也很落后,从西安寄回家的信,常常是十天半个月才能收到,加急电报最快也得走三天,打个电话要去镇邮电所,挂号排队等一天是常有的事。那时候,父亲和姐姐每次回家,都要在一两月前写信联系,约好时间,到时我去车站接他们回家。

在我童年模糊的记忆里,去Q县城接送的次数似乎只有两次,一次是随舅舅去接姐姐回家,一次是随舅舅送父亲去西安。接姐姐的那次,好像我在半道上走不动了,挡了个牛车捎了一程。送父亲的那次,好像我开始挺欢势,走了一多半就不行了,让舅舅背了走。

我上高小后,父亲和姐姐回家就改乘火车了,步行的路程短了,接送的事母亲就让我一个人去。清晨,母亲早早地做好饭,叫我起来吃了,装上两个馍做中午的干粮,叮咛着催我出发。我出门下沟上坡,马不停蹄,一路三十里来到FF县的TD镇。这时候,中午一点的班车也快到了,我便两眼紧盯着镇的东头,盼着,看着,侧耳细听着远处将要响起的班车马达轰鸣声,心里思忖着车现在能走到哪里了。看着慢腾腾的班车开进镇里,掉头,停车,开门。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旅客一个一个地走下车来,大睁着两眼搜寻着要接的父亲或姐姐,心在“嘭、嘭、嘭”地躁动着。当他们出现在车门口,我便兴冲冲地拨开人群挤上去,呼叫着父亲或姐姐,接过手中的行李,说着、笑着,不知不觉走完三十里,翻过一道沟,赶天黑回到家里。

过了假期,父亲要回西安上班,姐姐要去城里上学,我便要送他们去车站。背上母亲前一天为他们烙下的锅盔和炕下的馍豆,背上老娘昨晚给他们整好的衣物和装好的行囊,说着、听着,叮咛者、应答着,翻过一道沟,走完三十里,午饭时分赶到TD镇,恋恋不舍地送他们上车离去。看着远去的班车不见了踪影,我才惆怅而孤独地返回,沉默的脚步于天黑挪进家门。

接送常在暑期寒假,行期已定,天不作美亦是常事。我家门前的这道大沟,上下三四里,险地八九处。遇到落雨,坡陡路滑,沟底行洪;逢着飘雪,皑皑埋路,冰封肠道。伏崖临壑,险象环生,行走之难,几近蜀途。下雨尚且好说,我拿把镢头挖着脚窝开路,上坡顺着挖,下坡倒着掘,挖一截,走一截。落雪则不然,还须带把扫帚,先清雪寻道,再挖窝开路。寒天冻地,一镢下去一道白茬青印,挖一镢虎口发麻,走一步战战兢兢。好不易翻过了沟,还有来回六十里的跋涉,六十里的艰辛。

如此艰难的接送,也有偶遇行期不准的时候。记得七一年腊月,我去FF县的TD镇接春节回家过年的大姐,从二十七接到二十九,早出晚归,今盼明到,一连三天,天天落空。冰天雪地中欣欣而来,暮霭沉沉里悻悻而回。原是大姐临时改了行期,气得母亲抹泪骂了一夜。

那时交通落后,家中连辆代步的自行车也没有,外出多远的路程,都要去走,到FF县的TD镇上接站,到我们镇上接站,到村口接站,三十里也好,三里也罢,从没有替代的依赖,没有偷懒的念头,更没有花钱借步的奢望。二十多年,风雨冰雪,酷暑严寒,艰难险阻,跋涉劳累,常欣然迈步,无一时一分之踌躇,一丝一毫之怨悔。从小到大,竟始终如一。

孩子问我:“为什么?

“情,亲情!”我回答,我肯定。

收到父亲和姐姐将要回家的来信,兴奋无眠,在门后的土墙上划道计数,晚擦一,早数余,盼日出,盼日落,是何样的心情与期待?接站的清晨,狼吞虎咽地吃饭,迫不及待地出发,蹦跳着跑下坡去,腰弯着爬上沟来,三十里脚下生风,半天内不觉饥累,是何样的心情与劲头?到了车站,顾不上饥肠辘辘,来不及歇息气缓,探问时间的迟早、班车的正点,眺远方,默祷念,是何样的心情与企盼?车来人归,于人流中发现,心欢如鼓,欣喜若狂,问话,背行李,言之滔滔,语之眷眷,是何样的心情与欢愉?如若客车延误,归期临变,引颈焦躁,度步揣测,侯至日落西山而不见,无奈踏归,摸黑翻沟,深夜到家,一路兴味索然,寡言惆怅,又是何样的心情与失落?及至归期届满,父亲与姐姐离家,三十里相送又是一番情感的盘点,个中滋味说不清,道不明,萦绕心头,挥之不去。

这不是亲情又是什么?

古往今来,离别之苦,执手之悲,相送之伤,道别之戚,无不令文人骚客咏唱吟诵,无不令布衣庶民唏嘘叹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游子挥手意,萧萧斑马鸣”,“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春节,在外地工作的孩子回家过年,我去机场接送,来回三十里出租车代步,没有翻沟的艰辛,没有跋涉的劳累,没有挠人的期盼,没有情意绵绵的过程,孩子忽而便来到了面前,俶尔又走得无影无踪,一切快捷得让人反应不及,浓浓的亲情似乎也因此味淡了许多,思念的潮头还没有退下去,新的思念又汹涌而起。科技发展给我们带来幸福的同时,也在侵蚀着我们传统的人性情感,

今天,恐怕没有赵太后怜子远行,我们都有可能和亲人天各一方,生活中的接送将会越来越多,我们愿科技使旅途越来越短,我们也愿幸福使亲情越来越长。

 

                   2008戊子年正月初四于咸阳



 【原创 · 散文】接  送 - 老富农 - 老富农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