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 · 杂文】教师节里话教育  

2008-02-25 16:27:1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节里话教育

 

昨日下午上街遇到陈醋李,他向我诉苦说,想把两个孙子接到县城来读书,可到县城学校上学报名,就须交三百元的借读费。要比县城学生多交这笔钱,真真儿太冤枉了!索性不读了。

这几年,乡下的学校由于各方投资不足,师资薄弱,设施落后,加之管理不善,教育质量每况愈下。于是,乡下一些人为了孩子想方设法,舍近求远,把孩子转学到情况好的县城学校。这样一来,县城学校人满为患,不得不一再的建校扩班。即使这样,还是杯水车薪,积重难返,校舍、设施、师资、工作量都成问题。加之国家划拨的教育经费还是计划经济时的那一套,按人口居住的学区下拨,这样,县城学校随着乡下学生的转入,经费日趋紧张,捉襟见肘。为了抑制转入学生,县城学校也不得不使出招数,加收借读费。借读费标准参照当地居民年收入自行制定。

加收借读费的是非曲直我不想在此枉加评论,只想站在家长的角度说说父母的社会责任。

陈醋李家在乡下,李老汉年轻时拜师学下这门手艺,手脚勤快,头脑灵活,诚实守信,货真价实,醋因人香,人因醋名。后来走进县城开了醋房,自产自销,月收入不下千元,日子过得不紧不慢,有滋有味。李老汉一儿一女,均已成家立业。儿子师范毕业,作了国家公务员,现在是一个乡镇政府的办事员,膝下也一双儿女,与妻子住在乡下。李老汉的儿子月薪千元,儿媳作务果树收入亦丰。一家人城乡互补,两条腿走路,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这样一个年收入约三、四万元的六口之家,人均收入超过五千元的小康生活,该如何对一双小孙子的智力教育进行投资呢?对将要付出的两个孙子每学期六百元的借读费,李老汉则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

李老汉愿意也罢,不高兴也好,学校征收借读费依然方兴未艾,没有丝毫半途而废的迹象。无奈,李老汉顾不得埋怨,动身去找人求情帮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找了几个关系特硬的人。诸如学校所在地的村支书、学校校长的老同学、学校教导主任的大舅子、学校会计的妹夫,可一个也没有成功。李老汉虽然为找人花了钱,送了礼,可他觉得这些值——要劳累人家抬腿跑路,张嘴说话——这些钱还是该花的。可一说到交钱给学校,李老汉说啥也想不通,连连摇头,总觉得不划算。

开学已经几天了,学校还没有戏到临散场时撤桌子免票的意思,而且还越来越硬,越来越霸气。原先只要交借读费就行,现在交了借读费也不行,还得交钱考试,成绩好了才让入学。否则,学校扬言给一万元也不收!事已至此,李老汉的打算全部落空,只好对着学校大门吐了几口唾沫,骂了几声:“狗日的,看把你能的!”悻悻地领着孙子又返回乡下。

我为李老汉这次战斗失利感到惋惜,然而,我更惋惜的是李老汉思想观念与社会的不相适应。虽然家中有一个读过师范、现在政府做事的孩子父亲,却为何让老汉越俎代庖?我问李老汉:“娃上学这么大的事,他爸爸怎么不管?”李老汉支吾着:他忙,他忙……

中国古代有“穷习武,富读书”一训,因而,读书成为富家之事似成定论。而后全国解放,文化普及。社会一方面大办学校,倡导人们学文化,而另一方面,却在社会生活中有意无意地削弱文化、文化人的地位和作用。反右,文革,小资,臭老九,不可重用,限制使用,监督改造,有文化似乎成了一种罪过。这种政策的长期结果,无疑使百姓淡漠了文化的社会功用,轻视了文化人的社会生存,贬低了知识的价值和力量。看不起读书人,看不起知识,搞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现象比比皆是。因而,到了李老汉这里,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不足为奇了。

更不足为奇的是,中国农村历来又把购置家产视为至关紧要的事,一个人盖棺之时,评价他一生的功过得失,建了几栋房,买了几垧地,置办了多少家产是极主要的内容。而对子女后代的读书成才几乎无人提及,似乎一个人的成才,更大的因素在天意而非人为。因而,在中国农村向来把购置家业看得相当重要,家中一年的所有开支中,教育投资、上学费用是微乎其微的。李老汉一家年收入在当地并非低数,可在这么庞大的数目中,除了盖房,还是盖房。因为任何时候的建筑都不可能引领百年风骚,总要经历由时尚到不时尚。这样,李老汉的目标就永无止境,需要不断拆除,不断更新,不断重建。如此这般,教育投资、供子孙上学的钱又怎么能挤得出来呢?有时,我庆幸共产党只准农民自由盖房,不准自由买卖土地。不然的话,李老汉恐怕连小孙子识字教育的投资也不愿意。李老汉的老伴——一个相当精明的女人,曾在我面前埋怨说:“掏钱念书就不念了。念那么个东西,还值得花那么多钱!”这老伴不知从何方神圣那里得来的观点,总认为知识是不值钱的。别人买她一斤醋,不付给她五角钱是万万不行的,可老师给她的小孙子作了近三个月家教近二百元的家教费,她压根就没想付给老师一丁点报酬,甚至连说个感谢话也觉得吃亏。好似我做醋是花力气摊成本的,你教书不过是费了几点唾沫星子罢了,一不摊本,二不费力,值几个钱?所以,这样的一家人,能为孙子上学而多掏借读费吗?能指望他们为教育做出一定的投资吗?

遗憾而可悲的是:在农村,在中国农村,象李老汉这样的人,象李老汉一家这样的人,还很多,很多。

我的故乡有个叫徐家塬的村子,村东村西有两户赵姓财主,都是良田千顷,骡马成群,家资万贯,富居一方。村东的财主叫赵承祖,注重读书教育,把四个儿子中的三个送进了大学,只留下一个经管他的家业。土地家产的一多半作了儿子们的学费,财势在村中也自然降了下来。可后来,赵承祖的三个儿子大学毕业,因了识文断字,通晓古今,识时明世,一个做了共产党的地下党,一个做了科学家,一个做了教授。从此以后,人才辈出,家业兴旺。赵承祖本人也因此受人尊敬,国民党时作了县政府的参议员,共产党时作了民主人士,上上下下没有人敢小瞧他。村西的地主叫赵世荣,看重积攒钱财,对两个儿子的读书看得较淡,监管不力,顺其自然,虽都给请过教书先生,但用功平平,费时几年,长进不大。好在赵世荣的心思不在这上面,他只等儿子长大成人后,把偌大的家产交给他们便是了。后来的情况我不说大家也能想到,一夜之间,赵世荣偌大的家业被共了产,本人也因当过国民党政府的镇保安大队长被共产党枪毙了。眼前的富贵荣华、锦衣玉食忽然间昙花一现,两个儿子立时一贫如洗。到后来,两个儿子因无特别的手段,土里刨食,自是一年不如一年,门前冷落尚且不说,维持生计也成问题。二儿子因孩子多,不善稼穑,还破天荒吃了共产党的贫困救济粮。

两个赵家的兴衰变故,常被故乡人作为持家立业、教子育女的活例子,说教子孙,警示后人。

然而,世间万事常常又是那么无奈,说和做又常常难得统一,传统观念的力量既悄然无息,又排山倒海难以抗拒。生活在旧观念浓郁氛围中的农村人,每临教育投资和积攒财富时,总还是自觉不自觉地把后者看得重些,总还是对拿出一些投资教育觉得不划算,总还是认为花钱认几个字不值,因而也就觉得投出去的东西空落落的心里不自在。这也难怪,教育投入和产出的周期一般都在二十年左右,二十年的时间对一个注重实际的农民来讲似乎太有些漫长,二十年后的子孙们是龙是虫谁又能够说得请呢?所以,让一个农民把用自己血汗换来的钱投向几十年后无法预料的事情,这恐怕是当今世上最难的事了。因而,对李老汉的言行我也就理解多于责怪,同情多于埋怨。

这又能怨谁呢?封闭的生活,落后的观念,衍生出愚昧的言行。腰包鼓了,日子富了,小洋楼盖起来了,孩子们却失学了……教愚,教愚,教育何年何月才能完成它的历史使命。


                                               2005年教师节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