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黑 旦 辍 学  

2008-12-21 18:05:52|  分类: 戏剧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剧小品)

 

时间   当代,春天。

地点   渭北高原某农村。

人物     刘——男,中年农民。

                旦——男,初中学生,大刘之子。

              李老师——女,中年教师,黑旦之师。

 

幕启。远山逶迤,田野丛林,一片碧绿。近处村庄,楼房栉比,墙白瓦红。电视天线高低林立。

【一个带有渭北高原农村气息的农家小院。院内栽有两三棵苹果树,院中一石桌两石凳。石桌旁靠着一根放羊鞭。

 

【幕启时,大刘拧着黑旦的耳朵上,黑旦手里拿着一本书。

  你拧,你拧,啊——拧掉了。

  拧跌了好,跌了嫽。谁叫这东西不听话呢?

      【刘将黑拉到石桌旁,生气地审视着黑,看到黑手中拿着书,便去夺。

  拿的啥书?

  (忙将书藏于身后)没拿啥书。

  没拿?(说着又去拧黑的耳朵)咋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支支吾吾地)这……这……

【刘用力拧黑的耳朵。黑疼得呲牙咧嘴,无奈中将书放在刘

伸出的手中。刘这才松开拧耳朵的手,顺势将黑向院内推了一把。

  这几天好话给你说了七蒲篮八簸箕,你咋不灵醒呢?

  咋不灵醒?

  你当你灵醒?这二年你妈大病一场,东挪西借,整下一河滩债,拉下一尻子(屁股)账,今日借了东家还西家,明日借了西家还东家。十几年了,还守着你爷给咱盖的这两间草房房,屋里屋外象水冲了一样,要啥没啥。(悲声)这日子熬煎的……

  说了八遍了,(双手捂耳)我知道了。

  如今这千好万好政策好,叫咱脱贫哩,致富哩,也就是叫咱拔穷根哩。我一没长捏方向盘的手,二没长谋财经商的头,思量来掂量去,瞅这放羊是好事,不要技术,不要心眼,只要踏实、勤快。

  咱能干?

  拍胸膛)没麻达,能干,这事最适合咱了!(从衣袋中掏出一沓钱来,用手拍了拍)买羊的钱,政府贷给咱小额低息贷款;羊,你二爸今日就给咱捎回来了。

  真的?

  沉醉在对前景美好的憧憬中)明日,咱父子俩就吆羊进山,来它个三年了了了(吆羊声),到那时,你看咱家——

还清账,拆旧房,

盖小楼,换新装,

    沙发、茶几、席梦思,

    彩电、风扇、电冰箱

玻璃门,玻璃窗,

高档家具明晃晃。

     骑上摩托“嘀嘀嘀”,

OK,OK——

                  咱狗吃麦苗——也学它个“羊(洋)”。

  (忍不住笑了)爸——

  回过神来)黑旦,好么?

  好!

  嫽么?

  嫽!

 那就好,跟爸进山放羊!

  那我不上学了?

  哎,还上啥学呢。念书是个苦差使,一天到晚哇哩哇喇,那里能比得上放羊。

  放羊有多好?

  拿起石桌旁的放羊鞭,挥舞起来)多好?你看——

大将羊鞭一拿,

身后千军万马。

整日游山玩水,

恰似神仙大侠。

俗话说得好,能当一日仙,不做十年官。放羊是神仙一样的事。

  羡慕地)爸,我真羡慕你放羊。

  不羡慕,你也去嘛。

  不,我还要去上学。

  上学,上学,你咋瞎猫逮了个死老鼠,就不知道撂了。

  气得跺脚)谁是瞎猫,谁是瞎猫?我不是,我不是瞎猫!

  用手抚摸黑的头,笑着哄劝)说瞎了,说瞎了。谁敢说我黑旦是瞎猫。谁不知道,我黑旦在家是爸的乖旦旦,在学校是老师的心尖尖。

  撒娇地)爸,我还要去市上参加数学竞赛哩。

  不赛了,不赛了。那比的汤汤你都尝过了,那赛的奖状你都拿过了,都不新鲜了,有啥意思?

  咱没意思呢?去年,我在市上才得了个二等奖,今年我要夺一等奖哩。

  行了,行了,一等也好,二等也罢,能吃还是能喝?爸不是糊涂涂,不会让我娃当睁眼瞎,瞎好识几个字,能认得男女厕所就行了。

  这咋行?光认得男女厕所咋建四个现代化?

幕后喊:大刘,你二爸把羊吆回来了,叫你快到村口吆羊去。

  (向幕后应声)来了,来了。(转向黑)好了好了,咱不管它四化八化,拔穷根,搞致富才是咱的正经话。快跟爸到村口吆羊去。

【刘手拿羊鞭欲走,见黑不动,上前去拉。黑扭头甩手不去。

  我不去!

  不去?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刘匆匆下。黑见刘出门走远,高兴地跳起来,忙进屋拿出书包向门外跑去。正上场的李与黑撞了个满怀。

  黑旦,黑旦,到哪里去?

  见是李,一下子扑到李怀里)李老师,我……我……

  孩子,别哭,别哭。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李从衣袋中掏出一封信。黑擦着眼泪,看到信,转而高兴,忙从李手中接过信。

  信,是你家明明给我的信。

  含笑地点了点头)是啊。

  读信,兴奋地)李老师,明明也参加这次市上的数学竞赛。

  好啊,你俩这对淘气鬼又要在赛场上见面了。

  (兴奋中转而忧虑)可我……

  怎么了?

  可我……可我怕——去不成了。

  为啥?

【幕后传来羊叫声和刘的声音:“二虎,把羊圈好。”“没麻达。”

  我爸不让我上学了,叫我跟他进山放羊。

  这……这怎么行?

  (急迫地央求)李老师,你看……

  黑旦,别怕,别急。我来劝你爸——

【刘上,接过话茬。

  不劝了。(冷淡地)李老师大驾光临,抱歉,没有远迎。不知有何贵干?

  大刘,我来叫黑旦去上学。

  不去了。娃要跟我进山放羊。

  这咋行?咋能放下书不念,学不上,跟你进山放羊呢?

  不放羊咋办?如今政策这么好,你看咱村上一天一个样:这小洋楼一座一座的,蹦蹦车一辆一辆的,彩电一台一台的,富裕户一拨一拨的。你再看我——洋槐椽椽烂烂房,架架车只有轱辘没有箱,彩电想也不敢想,一年到头精耷拉光。你说,不放羊脱贫致富咋办?

  贫是要脱,富也要致,可娃眼下是要上学,是要接受教育。

  咦,这还怪了,我娃还不由我了?

  就是不能由你。

  这……

  (打断李的话)这啥呢?今日别说叫他放羊,就是叫他放牛,放马,放骆驼,也由我哩!

  大刘,黑旦是你的娃,这不错。可他还是社会的一员,国家的公民,祖国的未来,他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啊!

  不屑地)哼,又是大道理!

  你是娃他爸,你有提供和保证娃上学的义务。娃上学不上学,可不是你这个小家庭的私事,而是社会的事,国家的事,四化大业的事!

  我的他二爸,这事还不小嘛。(讥讽地)李老师,这政治课你也给我上了,你的任务也完成了,爱娃的心也尽到了,我这个当爸的谢你了(向李鞠躬后做出送客状)。

  大刘……

  转身拉黑旦)对不起,咱这穷人忙身子,没功夫陪李老师扯二尺五。黑旦,进山放羊,快走!

  起身挡刘)大刘,你不能这样!

  啥?我不能这样,你就能这样?我问你,你把你明明送到城里做啥去了?你娃能不念书,经商赚钱;我娃不念书,进山放羊都不行?

  吃惊地看着刘)你——这……

  以为得计)这啥呢,说到你的病上了。这真是“只让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嘛!

  急拦刘)爸,你胡说,明明没有经商。

  去,去,去。碎崽娃子,人家把你哄了。

  这不是明明给我的信。(从身上掏出信递给刘)

  (接过信读,声音由大而小)啊——这娃真的在念书……

  大刘,你知道吗,父母不让适龄子女上学,接受国家教育,是要犯法的!

  啊——啥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哎呀,我的妈呀……

  爸,你一向都是守法的好公民,是不会犯法的。还是让我去上学吧!

  (看着李和黑,思忖片刻,终于笑了)行,行!

  (见刘同意,高兴地跑向李)李老师,我能上学了——

【黑拉住李的手,与李幸福地站在一起,迈步走向大门外。刘凝视着离去的师生二人。

【幕后音乐渐起——

 

——幕徐落  剧终

 

19928月应陕西省教委之征初稿于故乡

199210月获选尔后再改于永寿县中学

199211 12月排演于永寿县职业中学

 

 

  1)导演:胡志忠

    2)该剧代表陕西省教委参加由陕西省司法厅、陕西省文化厅、陕西省普法办于199212月底举办的《陕西省“二五”普法教育505神功杯专业法文艺会演》,获“剧本创作二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