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盼 子 成 龙  

2008-12-21 17:52:12|  分类: 戏剧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剧小品)

 

时间  当代,夏天,高考后。

地点  渭北农村中学

人物  李师傅——男,五十岁,小鞋匠。

              耀  宗——十八岁,应届高考考生,李师傅之子。

              宋老师——女,三十多岁,耀宗的班主任老师。

 

【幕启。学校大门口,绿树环绕,清静优雅。 校门外一侧摆放着李师傅的修鞋摊。

 

【幕启时,李师傅正在修鞋。幕后有人喊:“李师傅,你儿子耀宗这回中了状元啦,你该请客了吧!”

  (起身应答)哎——没麻达么。只要榜上有娃 ,老哥这回就准备花几个幺洞洞(指100元),到时候,咱好好的热闹热闹。(返身坐回摊位继续修鞋,高兴而悠闲地哼唱着秦腔乱弹调。)

(唱)        叮叮当,叮叮当,

天天进来五六张。

补个疤疤叮个掌,

嘿嘿……

         给个县长也不当。

【宋老师夹着几本书上,见李师傅高兴的样子出神地看着。

  李师傅。

  从自我陶醉中醒过神来,眼光越过眼镜片左右搜寻打招呼的人,见是宋老师,忙笑脸相迎。)哦,是宋老师,你早。

  李师傅,你好!生意好吧?

  马马虎虎,凑凑合合。(热情地)宋老师,高考都毕了,你咋还

到学校去?

  高考试考完了,下来还要估分填志愿哩。

  噢,真辛苦啊!来、来、来,宋老师,先歇歇吧!

【李顺手拿过一个小板凳递给宋,宋推辞欲下。

  不坐啦,不坐啦。

  不啥哩。看你那双鞋,又该拾掇拾掇了。

  这……(不好意思地)早上走得急,没顾上换。

  没事没事,你坐下,两三锤锤的事,立马就好。

  难为情地接过李递过的小板凳坐了下来,脱下鞋递给李)李师傅,又要麻烦你了,这……

  接过鞋)这有啥呢。你们为学生年年月月,黑天白日,把心操扎,把累受扎,把气淘扎,把神费扎,把一个个山毛野躁的粗坯子、楞头青培养成人。不容易,不容易啊!我在这门口七八年见的、听的,啥都知道。

  )那也是十五的月亮,有我们的一半,也有你们家长的一半嘛。

  那里,那里。宋老师过谦了。

  象你家耀宗,还不是你平时抓得紧,和我们配合得好。

  眉开眼笑地)宋老师,你说娃这回没麻达?

  含笑地点了点头)根据耀宗平时的学习情况和这次高考后的估分,按他填报的志愿,应该没有问题。

  好……好……。宋老师,我还要好好谢谢你这个班主任哩!(略一顿)原来我约摸娃填这志愿还要费神,没想到娃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你们把他教育得越来越有出息了。

  耀宗有出息,选报的这个志愿好。造福人类,人人尊敬;传授知识,无尚光荣!

  就是,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咱娃就比他爸强!宋老师,鞋修好了。

【李将鞋递给宋,宋接过穿好,掏钱给李。

  谢谢李师傅,给钱。

  (笑着用手拨回宋)宋老师,装上,装上。你是咱的功臣,咋能收你的钱呢?赶明儿,我还要在“皇朝大酒店”好好酬谢酬谢你哩!

  庆贺应该,酬谢就免了。

  不免,不免,你把娃给咱送进了“导弹学院”,咋能……

  李师傅,不是“导弹学院”。

  (仍在兴奋中)耀宗说他填的是“导弹学院”嘛。

  你许是听错了,是“师范学院”。

  (摇头犯疑)嗯,不对,是“导弹学院”……

  是毕业后做老师的“师——范——学——院”。

  (意外一愣,自言自语)“师——范——学——院”……

  (悄悄地将钱放在李的工具箱上)李师傅,你忙,我走了。

【宋下。李与前判若两人,冥思苦想,出神自语。

  “师范学院”,“导弹学院”,师范,导弹;导弹,师范;师范,导弹……(有所省悟,欲向宋问个明白。抬头,见宋已进学校大门,急追两步,不及,回身,仍失神自语)“师——范——学——院”(稍顿,双手拍腿,失声嚎叫)碎爸,你咋给咱整下这活呀……

【耀宗高兴地上,见李抱头呆坐,忙上前关心询问。

耀  爸,你咋啦?

  (抬头见是耀宗,欲打不忍,猛然举起的手又缓缓放下,疼爱地拍了拍耀宗,无奈地摇了摇头,凝视片刻)你……你……

耀  爸,我……(狐疑地环顾自身)我咋了?

  (生气地不知从何说起)哎——你坐下,我问你话。

耀  (迟疑地坐在小板凳上)……

  耀宗,你今年多大了?

耀  爸,这你还不知道?我今年十八了。

  你妈死了几年了?

耀  (低沉地)十二年了。

  记得你妈临死时说的话么?

耀  记得:听爸的话,好好念书。

  爸的话你听了么?

耀  听。这几年为了我念书成人,爸你是既当爹,又当娘,务农修鞋,省吃俭用,含辛茹苦。爸——你是我得好爸爸……

  学耀宗的声调)好爸爸——好,我问你个崽娃子——(站起身,手指耀宗)这高考志愿你填的是啥?

耀  (一惊,支吾地)我——我不是——给你说了么。

  我要你再说一遍!

耀  这——这——就是——“导弹学院”嘛。

  哼!“导弹学院”?我看你是跟你爸我捣起蛋了!(挽起袖子,追打耀宗)你说,你说,这学院毕业出来是干啥的?

耀  (理直气壮地)工程师。

  (蔑视地)哼,娃娃头!

耀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人们下眼观的娃娃头!

耀  (不屑置辩地)爸——你……

  说嘛,咋不说了?人常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给你说了多少遍,教你不要报那师范。你美,你嫽,嘴上好好好,心里猫捉猱。给咱来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哎——我问你,这当教师有啥好的?

耀  没有老师的工作,哪有我的今天;没有教师的付出,哪有一代新人?人民教师,传道授业,把光明带给人间,把智慧撒向人类,这是天底下最伟大、最崇高的职业。做一名园丁,做一名教师,用自己学得的知识报国报民,是多么的光荣

  对了,对了。再不要说那光荣了,那能当饭吃,当衣穿?教书一生,两袖清风。说教师是蜡烛,那说的对对儿的!

耀  是啊,照亮别人,毁灭自己。

  毁灭?!毁灭了我苦心养你供你为啥来?

耀  为啥?

  为的是让你比爸强——成龙变虎,出人头地,光宗耀祖,扬眉吐气!再不要象爸这鸡娃命,刨一点吃一点。

耀  难道这教师就不行?

  (冷笑)行,行?过去是三个臭皮匠抵不上一个诸葛亮,现在是三个诸葛亮难抵一个臭鞋匠。不是我吹,我锤锤子敲一天能顶他讲十天。真要我当教师,嘿嘿,我还看不上呢。

耀  这是你的老眼光,现在发达国家的下台总统想当教师还当不上呢。

  当不上?(两手一拍)当不上嫽么。你说咱隔壁那二狗,当年和你宋老师一同在外语学院毕业,你宋老师教了书,人家干了外贸。你瞅,人家现在那洋火劲儿:吃香的,喝辣的,出门坐的桑塔纳,腰里票子哗哗哗,啥火色。再看你那个宋老师——(学宋老师声调)“李师傅,这双鞋又要麻烦你了。”瞧那穷酸劲儿。

耀  论财富,教师是清贫一点,可他们的知识是富有的,生活是充实的。

  哎,哎。啥是实的?钱才是实的,有钱才是实实儿的!咦——你咋傻得暮噔噔儿的。(语气和缓地哄劝)好乖娃,听爸的话,把志愿改了。

耀  爸,咱们不要只看眼前,要看长远些。

  (冷笑)哈哈,天大的笑话。难道这当爸的还没你这当娃的看的远?告诉你,爸过的那桥比你走的那路都多,尝的那盐比你吃的那面都多。

耀  那你也要为我想想嘛。

  (火气又起)啥?不为你想?不是为你,你爸我还不在这孔圣人门前丢人现眼呢;不是为你,你爸我还不闻这臭鞋烂袜呢!(不耐烦地)对了,对了,闲话少说。我问你,这志愿你改还是不改?

耀  (哀求地)爸,你就让我作一回主吧!

  让?千事万事都能让,单单这事让不成。哎——人越长越灵,话越说越明哩。你咋越长越糊涂了?(欲扑打耀宗,不小心被小板凳绊了一下。耀宗上前扶住)爸,人看不远,跌跤眼前。

  (生气地拨开耀宗的手)滚!今日,我把话给你说清:咱先人坟里就没发那娃娃头,你少给我叫板逞能!

耀  (乞求地)爸——爸——

  哼!你要认我这个爸,就立马改志愿。不然,爸,你不要叫;家,你不要回!

【李转身背起工具箱,气冲冲地下。耀追前几步,止步。静场。

耀  爸——爸——(申诉地)爸,你含辛茹苦,你供儿念书,你盼儿成才。这些,不都靠我的学校,不都靠我的老师吗?可我没想到,到头来你竟然这样地看不起老师,看不起教师啊!

耀  (痛苦地质问长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幕徐落  剧终

 

19923月结稿于永寿县中学

19924月排演于永寿县中学

 

注:(1)导演:胡志忠

   2)该剧参加19925月咸阳市重点中学文艺汇演获“优秀创作奖”、“优秀节目奖”、 “优秀表演奖”。后被邀在咸阳市部分县演出。

 

  评论这张
 
阅读(2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