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富农的博客

我的博客叫《老富农》,因为老富农有故事。

 
 
 

日志

 
 

【原创】忆 宏 涛  

2008-11-12 08:53:00|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 宏 涛

 

乍住在L县,人地生疏,形单影只。孤独寂寞中便努力地翻检往昔的记忆,希望在尘封的岁月里,能找出当地一两个熟悉的面孔,拜访叙旧,邀请闲聊。这样,想到了官宏涛——一位旧年曾在渭阳教师进修学校相识的同学。

想到宏涛,自然想到了和宏涛相处的日子,自然体味到往昔同窗的情趣,心里一阵高兴,随手抄起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通了,话筒里问道:“喂,你是谁?”

“我是ⅩⅩⅩ,请找官宏涛。”

“噢——你是他的同学”。对方在得到我的肯定后,语气沉重而缓慢地说,“宏涛不在了!”

“啊……你说什么?”我一下楞住了,只听耳机里低沉的声音继续说,“宏涛因患肝癌,不幸于农历零四年六月二十八去世了……”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宏涛和我同龄,零四年正是知天命之年。五十岁啊,五十岁时宏涛竟是一劫!

 

一九九二年秋,我拿着教育学院中文专科和师范大学中文本科两张文凭,前去渭阳教师进修学校进行为期两年的中师学习,以求得毕业后转为公办教师。在这里,幸好还认可这两张国家承认的学历文凭,因而网开一面,允许我在职学习,每学期期末来此考试,过关结业。

两年四个学期的期末,在渭阳这零星的日子里,我有了新同学,我认识了官宏涛。

宏涛也是以同样的命运,肩负同样的使命来到这里的。

宏涛是L县裴寨乡人,大专学历,裴寨中学初三年级数学教师,数学教研组组长。宏涛中等个儿,稍瘦,门庭饱满,用他的话说是典型的数学脑袋。他乐观开朗,大声说话,喜谝传,好抬杠,说到兴致时,免不了顺情引申夸张几句,因而落下了“好吹牛”的名声。平日里说长道短时总免不了有人与他抬杠争辩,讥讽奚落。每到这时,宏涛不躁不怒,只是讪讪地笑笑,起身走了。

那时,我们这班人可谓五湖四海五花八门的杂牌军,大部分是大专学历,都在各自的中学里担任语文、数学、外语主要课程的教学,是学校的骨干教师。可偏偏都时运不济,入了教师的另册。为了改头换面,都要到这里镀金上光,学两年现在不用,将来用不上的中师课程。大家常常嘲笑我是“拿着本科文凭在重点中学教高三的中师学生”。我们的语文老师、班主任就是我在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时的同学。这位同学老师,面对我这位大学优秀生的同学学生,总是不好意思底气不足。末了和我约法三章——我不能上他的语文课,否则……于是,每到语文课时,我便到宿舍睡大觉,眼馋得宏涛大喊不公,叫嚷着这等好事怎么没有他的份儿,做出一副要揭露,要上告的架势。大家哄笑着、讥讽着、奚落着,闹成一团。

我们这伙杂牌军,虽然大都具有大专以上学历,可年龄差不多都接近四十岁了。俗话说“年过三十不学艺”,每日起早贪黑,勤学苦练,却总是记的少,忘的多,繁杂的中师课程让我们吃尽了苦头。我们原来所学的是专业课程,所从事的也是专业课教学,对本专业的知识有较深的掌握和熟练的技能。比如我的中文专业,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当代文学,古代汉语、现代汉语,文艺理论、美学概论,要多深有多深。可这中师课程,语文、政治、历史、地理,代数、几何、物理、化学,音乐、美术、体育,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亦文亦理,庞杂纷繁。有些课过去虽然学过,但二十多年的岁月冲刷,已变得支离破碎,模糊飘渺。平日里上课,若是自己的专业课,由于中师的教学要求本来就比高中的低浅,自然不需要下多大功夫。若非自己的专业课,听不懂也不会,左耳进右耳出,大脑一片空白,加之将来毕业还是做原来的教学工作,教原来的专业课,所以学习上也无动力可言,勉强坐在教室,也是心不在焉,要么胡思乱想,要么伏案南柯。遇到考试,大家齐心协力,各显神通,拿出看家本领,分把一关一隘,同舟共渡。那时,我自然是把了语文,宏涛便守了数学,整理复习提纲,赶制答案夹带。尽管渭阳教师进修学校以管理严格而全市闻名,但一次次考试还是被我们攻克了。每次考试结束,我们总是在宿舍里、饭堂内讲述一个个惊险镜头,一幕幕滑稽场面,直到笑得捧腹,笑得喷饭,笑得泪挂双腮……

只有在这时,宏涛眉飞色舞的讲述,“燕山雪花大如席”的吹嘘,才没有人抬杠和讥讽,才会有人附和他的说辞,把演绎推向极致,把牛皮吹向夜空,把欢悦留在梦乡……

现在想来,那不是学习,而是哪位官老爷异想天开设计的一场游戏罢了。两年的时间里,我们浪费了许多,国家损失了许多,换来的除了我们的友谊和苦涩以外,再无其他。

毕业后,我们各回了原单位。一九九六年,我曾到过宏涛的裴寨中学,又去了他管家寨的家。他的家,因种植苹果旧貌换新颜,崭新的两层楼房和现代化的室内摆设,已不见了当年贫穷的痕迹,一家四口,其乐融融。饭后的叙谈,宏涛是兴奋的,激动的,自豪的。我相信,这些都是真实的,里面没有丝毫夸张的成份。我相信,凭着宏涛的智慧,凭着宏涛的勤劳,他的生活是会变成现在这样的,他是会享受到今天的幸福的。

二零零二年暑假,全市初中教师在我县培训,宏涛报到后找我解决住宿,我在学校找了房子,拿了干净的被褥给他铺好了床,安顿他住了下来。十几天学习结束后,他高兴地说他顺利拿到了结业证,胜利凯旋。

没想到,这一次,相逢竟是宏涛和我的最后一次见面。没想到,这一次,分手竟是宏涛与我的永别。没想到,这一次,两年竟然把宏涛跟我分成了两界人。没想到,这一次……

 

人的生命竟如此脆弱,昨天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顷刻之间就离你而去了,在这人的世界里,你再也找他不着,找他不见。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啊!我的妻子得知宏涛过世的消息,一整天反复地嗫嚅:“这老天爷怎么了,咋光要好人的命?好人多难,好人命弱,好人命弱……”感伤的口气,似乎世界已临末日。我听着,望着远处,心中不时涌上一丝丝的酸楚。

在我的生活圈子里,同龄的同学朋友已经开始有人作别,宏涛已不是第一个了。过去,当听说周围谁谁去世了,心上似乎没有多少触动,也从不会去深想。如今就不会有那时的无谓,就不会有那时的漠然,记忆的闸门便会油然打开,想与死者的交往,想与死者的纠葛,想死者身后的家庭与子女,想人生的拼搏与归宿,想……只要独处,只要心静,便会不停的去想,便会不停地去思索……我明白,这不是人到老年的心理惧死,这是人到晚年对人生的回顾与反省,深味与感悟。

五十年,匆匆而来;五十年,匆匆而去。像流星一般,悄悄地产生,静静地离去,虽有消逝前瞬间的凌空一划,也不过让有心者注目一下而已,还能留下什么呢?还会有什么呢?叱咤风云也罢,默默无闻也好,回归时的魂灵还不都和初来时一模一样,赤裸裸地来,赤裸裸地去。

 

2008831日于礼泉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